岩源,永不褪色的记忆

2015-11-13 16:11:21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樊建华 评论(0
[摘要] 岩源

岩源,永不褪色的记忆

昨日,姐姐闲聊中说起岩源,说起爸爸一双布鞋走山里,寥寥数语,刹那间拨动心弦,勾起我无尽的思念。感到时间太久,久到仿佛那是几个世纪之前,觉得距离遥远,远到似乎那里是另一个世界。寂静的夜晚,原生态的山村,一遍遍唤醒原始的记忆,那么清晰,那么亲切……
岩源的山,层峦叠嶂。生长在这里,抬头见山,出门爬山,举目四望,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生活在这里,高山树木,低山茶园,人生的伴侣,生命的寄托。小时候,常见男女老少脚绷绑带,手提竹筒,腰插砍刀,肩背竹篓,不是山中砍树,就是园里釆茶。山道上早出晚归,饿了苞芦粿充饥,树林间隔山聊天,嗓门声空谷回荡。清楚记得,文革期间,老爸靠边站,闲来无事,常带我上山砍柴。个子瘦长的父亲,腰系麻绳,脚蹬军鞋,挥舞起柴刀有模有样。在我印象中,无论何种遭遇,爸爸总是泰然处之,平静如水。有一次,姐姐和我,跟着父亲翻山越岭,去往一处人家。走了许久,山梁上豁然出现一大片枇杷园,黄澄澄、园鼓鼓的枇杷挂满果枝。大山深处,竟有这般世外桃源!现在想起,那不恰恰就是“远上寒山石径斜 ,白云生处有人家”的真实写照吗?
岩源的水,淸澈碧绿。高处眺望,一条银链蜿蜒曲折,镶嵌在群山狭谷之中,缓缓悠悠,直往山外而去。走近小河,只见深潭碧水幽静,浅滩白浪飞溅,一深一浅,一静一动,构成一幅美妙画卷。深潭犹如孕育的母亲,令人敬畏,浪花好似嘻戏的孩童,使人欢快。记得小时候,二人常陪父亲去到河边。一盆衣服,一根棒槌,爸爸在那里慢悠悠洗。我俩这边划水摸鱼,好不畅快。那时候,河里鱼蟹那叫个多,姐姐毛巾兜鱼,一拎许多条。我不停地拿着石块,砸向水中的石头,双手摸进洞口,鱼儿一逮一个着。就这样循环往复,乐此不疲。
岩源的路,陡峭险峻。远近闻名的岩山洞,似一扇门,又如一线天,傲然屹立在险山峻岭之上。这里是岩源的界碑,进出的关口。与之相连的公路,高悬在缭绕云雾中。一边是直插云霄的山峰,一边是紧邻深渊的悬崖。再往前走,七拐八绕,陡坡缓缓而降,延绵数公里,最后到达谷底的村庄。岩源公社方圆数十里,大小七八个村子,散落在延绵不绝的群山之上。无论走村访户,还是驻村蹲点,父亲常把我带在身边。那时不通汽车,印象中不管去到哪里,总是无尽的山路。途中,就见溪边山渣绽红,路上蝗虫蹦跶,天空蜻蜓翩跹,还有那鲜红欲滴的桑葚,吃一口又鲜又甜。近些年,岩源被列为黄山市百佳摄影点,岩源公路又被称作“老区天路”。
岩源的人,朴实善良。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一方历史铸就一方人。岩源,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,岩源人,为国家独立、民族解放,作出了重要贡献。这里曾是泾旌太中心县委驻地,又是新四军皖南纵队司令部所在地。不知是出于对南下老干部的维护,还是正直宽厚的人格感染了人,父亲仼公社书记九年之久,受到大家普遍尊敬。文化大革命,大小官员无不受到冲击,父亲却是免遭厄运,安然无恙。忘不了那一次,我生病发烧,爸爸急着去县里开会,又不能把我丢下,公社食堂烧饭的老伯,硬是背着昏睡的我,走了几十里。每每想起这些,总是感动不已。
岩源,一直心系魂绕的故乡;岩源人,须臾不可以忘的亲人。我愧疚,这么多年没有能为您做点什么;我曾想,去往那里挂职,为您脱贫致富尽绵薄之力;我又想,高山流水,生态极佳,这里可以成为旅游的福地;我期盼,上下努力,保护红色文物,开发红色资源,把岩源的生态+红色之旅做好做大,不负这里的山水,不负老区人民。


觉得小编写的好,就打赏一个吧~

0人已对本文进行打赏
      文章关键词: 岩源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更多
      徽州西干大方茶

      点击购买 西干大方茶西干大方茶 《旧五代史》记载“乾化元年十二月,两浙进大方二万斤”,两浙为浙江东道和浙江西道,歙州属浙江西道,可知当时大方茶产区不限歙州(本处大方即为:大方茶茶种)。扁形大方茶,传说是明隆庆年间(1567—1572)僧大方创制于歙南老竹岭,与创制休宁松萝茶为同一僧人。而沈周《书岕茶别论》记载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
      买相机上京东爆品用券直降400
      信息采访

      热门图片推荐

      更多
      歙县新闻联播
      消费者需要你比喜欢你更重要

      合作媒体

      歙县人民政府 | 歙县新闻网 |

      返回顶部 关闭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 ¥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确认支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