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寻梦徽州】+问政笋

2015-10-15 17:33:18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余昧 评论(0

问政笋

余昧/文

在皖南吃过春笋的人,一定听过问政山的美名。

不管桌上供哪座山的笋子,主人都会谦卑地交待:“我们这里有座问政山,那笋子最好吃。”如果吃的正是问政笋,你可有福了主人会底气十足地往你碗里夹送:“这可是问政山的笋,难得吃到,多吃点多吃点。”

问政山的笋子,到了人人宝的地步。你可以想象其美味的境界。为了吃笋,徽州人寒冬腊月宰了猪,头一件大事,就是取肋条肉腌制。当脆生生的鲜笋遇上半风干的腊肉,炖出浓浓的汤汁,徽州人的家,笼罩在绵的鲜香里。

等我家也腌上肉,我已一个食欲旺盛的大孩子了。春天多雨水,为减少出门的不便,一到春笋上市,母亲就煮上一大锅腊肉炖笋,充当几天的主菜。这主菜百吃不厌大快朵颐之际,见多识广的父亲总要说:“歙县有座问政山,山上的笋子鲜甜水嫩……。”父亲的念叨,飘渺又诱惑,使我吃着美味的炖笋,仍然要垂涎它。

当然,我只是小巫。听说南宋时期,古城的老前辈出门经商,随船炖这道美味,香气溢,一路飘到杭州。惊动了皇帝老儿,他一声令下,问政笋成了贡品

极偶然的,有人送来几只真实的问政笋。我们家的春天就格外幸福了。在物资交换不发达的年月,它脆甜细嫩的口感,不仅补偿了我们多年的愿念,还在没有问政笋的春天,频频被回味那位送笋的朋友因此被想念很多年。羡慕那些在古城有亲戚的人每年春笋上市,他们都乐于被去吃问政笋吃完了抹抹嘴,还可以提一兜回家。

现在竟然陪读在问政山下,天天见识问政笋下山的情景。这是当年不曾梦见的。对它过分的关注,使我怀疑自己将女儿读书的动机至少,对问政山的好感,更多源于这大山的宝物。

春季万物复苏当地面枯草丛中,冒出一层油油的新苗时,山上的笋子在泥土里悄悄生长。湿冷气候一转身,问政山的雨后春笋就争相上市了。我原先就喜欢站在厨房的后窗,观察山农挑担下山的情景。担里装满应季的瓜果蔬菜他们只要再走上五分钟,就到达东门头的菜市。这个湿暖的季节,竹篮里的主角换成了笋子,他们的脚步更重更快了。

那天我到达东门头,水嫩的笋子还粘着新泥,散发着淡淡的香。我明知故问:“这是哪里的笋子?”

高个子大妈浑厚的嗓音:“孩子,问政山的笋呀,你看多白多嫩。”

待她报了价码,我假装老道:“贵了,便宜些,我要不少呢。”

“哎孩子,好吃不怕贵呀我就这一篮子,一会就没有啦。听我的没错,下回想吃还找我呢。”

我一边打量着壮硕的笋子,一边打量着健硕的大妈。她举止豪爽、言语坦荡,哪是我印象中农民?她若换了装,在办公室跟我探讨市场行情或沟通业务我也得服气。穿行于山林与城市之间的农民,见多识广,我这上班族反而小气了

不用说,我买下了她大部分的笋子。问政山的灵气,固化在白生生的笋肉里。趁着新鲜,我要赶上几十里地,给父母送过去。

气候持续转暖,笋子的供应更充足了。我热衷于购买,热衷于把陪读的福利更多地分发到家人朋友手中。它原本就是祖祖辈辈爱吃的名菜。如今人力猖獗,多数蔬菜品质没保障,而笋子得天独厚,人们更乐意沦陷在问政笋激发的食欲里了。

连续几天的阴雨终于止息了。这天早上,我刚把问政笋煮进锅,太阳忽然间升了上窗外,下山笼罩在一派金色。一位大挑着担子顺着光线往下,满满的两篮笋,沉甸甸。一位大妈与他错身,迎着阳光上山去,锄头上悬着一只空空的大篮。她完成了一天的买卖,回家去了。

觉得小编写的好,就打赏一个吧~

0人已对本文进行打赏
      文章关键词: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更多
      徽州西干大方茶

      点击购买 西干大方茶西干大方茶 《旧五代史》记载“乾化元年十二月,两浙进大方二万斤”,两浙为浙江东道和浙江西道,歙州属浙江西道,可知当时大方茶产区不限歙州(本处大方即为:大方茶茶种)。扁形大方茶,传说是明隆庆年间(1567—1572)僧大方创制于歙南老竹岭,与创制休宁松萝茶为同一僧人。而沈周《书岕茶别论》记载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
      买相机上京东爆品用券直降400
      信息采访

      热门图片推荐

      更多
      歙县新闻联播
      消费者需要你比喜欢你更重要

      合作媒体

      歙县人民政府 | 歙县新闻网 |

      返回顶部 关闭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 ¥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确认支付